當前位置: 首頁 > 首頁輪播 > 正文
估值25億公司股權被蹊蹺收購 幕后推手直指“海南被查女法官”之夫
如今,海南文昌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靜靜地佇立著,風雨依舊,但在它頭上的“謎團”久久盤旋,鐘先生及關注此事的人們都在等待著真實的結果。
首頁輪播  2019-06-13 14:36
A+
如今,海南文昌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靜靜地佇立著,風雨依舊,但在它頭上的“謎團”久久盤旋,鐘先生及關注此事的人們都在等待著真實的結果。

24.jpg

中房報記者 向軍 海南報道


“我感覺他像個魔術師,一會拿出個東西,一會拿出個東西,來嚇唬我。”6月6日上午,61歲臺商鐘先生挎著厚厚的一挎包證據材料,一一攤開在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面前。


鐘先生說,從2011年以來,他在海南與劉遠生先后見了五六次面,“我就想知道,我家在海南高爾夫球場項目的公司股權究竟是怎樣被無緣無故‘吃掉’的?”


鐘先生提到的“劉遠生”是誰?


另據海南當地媒體報道,日前,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同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海南迪納斯投資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劉遠生涉嫌違法犯罪接受公安機關偵查。


鐘先生提到的“劉遠生”與前述接受公安機關偵查的“劉遠生”實為同一人,其亦是被聯合舉報的“高院副院長及丈夫家族產業資產超200億元”中女法官張家慧的丈夫。


據悉,5月12日下午,海南高院副院長張家慧被海南省紀委帶走,接受組織調查。5月13日晚間,海南省委政法委宣布成立由其牽頭,省紀委監委、省檢察院、省公安廳參加的聯合調查組,對張家慧夫婦巨額財產問題開展調查。5月14日,海南高院表態:堅決擁護省委決定,支持配合調查組查清事實,回應社會關切。


臺商鐘先生所反映的問題,此前在“高院副院長及丈夫家族產業資產或超200億元”的媒體報道中也有提及。其間關系是,在香港注冊且劉遠生曾掌控的華融有限公司收購了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明日香公司”)所有股權。在這一收購中,鐘先生父親在臺灣創辦的家族企業——宏基營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基營造公司”)持有明日香公司25%股權,被華融有限公司蹊蹺收購。宏基營造公司旗下擁有的海南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項目一并轉走。


至于股權是如何轉走的,鐘先生百思不得其解。長達數年里,鐘先生也多次往返臺灣、海南,在海南多個部門討要說法,卻未果。另悉,隨著海文跨海大橋通車,位于海南文昌的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項目(1993余畝的土地已升值至每畝500萬元以上)項目價目前值已超過100億元。按照現在估值,原宏基營造公司占海南明日香公司25%的股權,估值超過25億元。


如今,海南文昌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靜靜地佇立著,風雨依舊,但在它頭上的“謎團”久久盤旋,鐘先生及關注此事的人們都在等待著真實的結果。


海南投資高爾夫球場項目


頭發凌亂、胡子拉碴,一件普通的白汗衫,不修邊幅的臺商鐘先生斜挎著一個黑色大帆布挎包,坐在了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對面。這也是他首次接受媒體記者采訪,講述“海南第一大高爾夫球場”——海南明日香高爾夫球場公司股權的蹊蹺之變。


據鐘先生介紹,海南明日香公司成立于1992年,由日本國株式會社明日香鄉村俱樂部和海口佳羽工貿有限公司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1993年,后者退出;股東增加了宏基營造公司、鐘華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企業。


“宏基營造公司是我父親創辦的家族企業,鐘華建設公司也是我父親持股企業。”鐘先生從黑色挎包里掏出厚厚的一摞材料,情緒略顯激動地一一攤開。


據鐘先生回憶,1992年前后,其父親鐘維炫隨當地商會考察團,從臺灣前往海南參觀考察項目。這次商業投資考察,重點就是海南明日香公司名下的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項目。該項目位于海南文昌市鋪前鎮七星嶺地區,占地1328866.56平方米(1993余畝)。


“我先后兩次隨父親到海南實地考察項目,當時由于項目位置太偏僻,交通十分不便,我們不太愿意投資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項目。”鐘先生告訴記者,兩次考察后,他前往云南考察項目,“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父親后來同意投資這個項目。”


1993年,宏基營造公司、鐘華建設公司作為海南明日香公司的股東,投資開發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項目。前述兩公司分別持有海南明日香公司25%、10%股權。


公司股權莫名被收購


鐘先生提供給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的材料上顯示,由于土地等多方面原因,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項目自1995年起,一直處于停滯狀態,公司也只有一人看守。


在明日香高爾夫球場項目停滯過程中,臺商鐘維炫一手創辦的家族企業——宏基營造公司也出現了變故。臺灣另外一家公司為了承攬工程,于1995年收購了宏基營造公司90%股權。“宏基營造公司股權被收購時,雙方有明確約定,即宏基營造公司此前投資項目的所有債權債務,與公司新股東沒有任何關系。”鐘先生說。


后由于市場等原因,2004年3月2日,宏基營造公司在當地注銷解散。也就是說,從此開始,宏基營造公司已不存在。


“2007年2月14日,我從大陸回到臺灣,妹妹跟我講,原宏基營造公司投資持股的海南明日香公司,日方股東要收購股權。我就問妹妹,他們打算給多少錢收購?我妹妹說大概是股權的四折至五折。”鐘先生稱,我當初的意見是不賣(轉讓公司股權),當時父親鐘維炫已患老年癡呆,沒有行為能力,鐘家的家業基本是他在操持。


幾天后就是春節,鐘華建設公司股東、海南明日香公司總經理鐘某某登門給鐘維炫拜年,“他對我說,過完年去日本談這件買賣(海南項目公司股權收購的事)。”鐘先生說,過完年后,鐘吉昌卻直截了當地告訴他,原宏基營造公司、鐘華建設公司在海南明日香公司的股權已經被人收購了。


鐘先生一開始并不相信,后來海南明日香公司一名員工給他打電話,確認海南公司已于2007年2月12日在工商部門辦理了股權變更登記。


“神秘公司”收購股權


讓人感到詭異的是,海南明日香公司在2007年2月12日被核準變更登記后,當年5月10日又重新變更為原狀。


“宏基營造公司早在2004年就注銷了,我父親也一直待在臺灣,海南明日香公司的股權怎么就轉讓了呢?”2011年3月,鐘先生擱下手頭生意,專程從臺灣趕赴海南,“我就想知道,公司的股權究竟是怎么被無緣無故‘吃掉’的?”


鐘先生到海南工商部門查詢后得知,除了上述詭異股權變更登記外,在2008年6月、2010年2月,海南明日香公司又在海南工商部門進行了兩次股權變更登記。


數份企業機讀檔案登記資料顯示,一家名為“華融有限公司”的企業,分步驟滲透至海南明日香公司,直至收購整個公司原股東股權。


鐘先生后來發現,華融有限公司的背后老板便是劉遠生。


此前有媒體報道,華融有限公司于2004年2月在香港注冊,2008年6月,劉遠生受讓了該公司全部股權;2009年11月,劉遠生轉讓15%股權給蘇某某。2010年11月,劉、蘇二人將所持股權全部轉讓給另外一家公司,之后兩人辭任華融公司董事。


但鐘先生提供的數份《股權轉讓協議》復印件顯示,劉遠生均代表華融有限公司簽字,其中一份落款日期竟然為“2003年11月20日”。


“這是明顯的作假,華融公司2004年2月才成立,2003年11月怎么就有華融公司的公章呢?”鐘先生稱。


“我感覺他像個魔術師,一會拿出個東西(股權轉讓材料),一會拿出個東西,來嚇唬我。”鐘先生告訴中國房地產報記者,2011年至2012年間,他先后五六次找到劉遠生交涉,“后來他也不耐煩了,嚇唬我說,就算恢復宏基營造公司的股權,你也是小股東,在公司里說了也不算。”


此后,鐘先生再也沒有見過劉遠生。直至今年5月,鐘先生才從媒體的報道中,得知劉遠生及其妻子張家慧“出事”了。


回應:代理人的代理行為有效


長達數年里,鐘先生多次往返臺灣、海南,奔走海南多個部門討說法,但他認為得到的答復并不能令人信服。


作為家族企業原宏基營造公司的承接人,鐘先生對其在海南明日香公司的股權被蹊蹺收購感到十分不解。


“唯一能解釋通的,就是在海南商務、工商等部門檔案中的2007年至2010年間海南明日香公司的《股東會議紀要》《章程》《董事會議記錄》《法人變更》等資料,加蓋了偽造的宏基營造公司印章和鐘維炫個人印章及簽名。”鐘先生表示。


鐘先生認為上述材料疑點重重,他舉例稱,其父親鐘維炫因為身體原因于2007年后一直待在臺灣家中,直至2013年去世。在2008年5月6日的《股東會議紀要》中,將鐘維炫也列入了“參加人員”。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也了解到,此前,海南省商務廳也針對鐘先生的“陳情書”進行了回復:該廳對兩次相關批復的審批材料和審批程序進行了復核,海南明日香公司向該廳提交的兩次變更事項的相關文件,均已在海口市瓊州公證處辦理了公證手續。


上述回復稱,根據有關法律規定,公證機關出具的公證書具有法律效力且應當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該廳主要是根據公證書作出變更。


同時,海口市瓊州公證處對海南省商務廳的詢問函也做了相應回復。其認為,股權轉讓人宏基營造公司由受托人鐘某某前來辦理,且在臺灣辦理了公證委托書,委托書轉遞途徑合法,亦符合程序要求,代理人的代理行為有效,該公證處予以采納;宏基營造公司與華融有限公司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公證書日期(2009年公證落款為2007年)因打印錯誤,該公證處審核發現后進行了更正。


但鐘先生堅稱,2007年至2010年間海南明日香公司《股東會議紀要》等材料上加蓋了偽造的宏基營造公司公章及其父親私人印證,簽名也是假的,“因為宏基營造公司早在2004年就注銷解散了。”


謎團待解


卷入輿論漩渦且接受公安機關偵查的劉遠生,此前在一段視頻向他人描述:這是海南第一大高爾夫球場,有兩公里多長的海岸線,等跨海大橋竣工了,高爾夫球場價值就翻好多倍,再開發這個球場面向全球的高端別墅、私人會所、游艇碼頭、頂級酒店。


劉遠生的早期預測果然成真,海南明日香高爾夫球場在跨海大橋通車后,已升值至每畝500萬元以上,項目價值超過100億元。


針對鐘先生的上述說法,記者也試圖通過多種方式聯系劉遠生進行求證。但由于劉遠生目前正在接受公安機關偵查,記者無法聯系上其本人進行采訪求證。


這一切仍是一個謎團,有待時間的“解碼”。


記者還了解到,最近,鐘先生已將相關舉報信遞交給相關部門。中國房地產報記者也將持續關注此事。

| 向軍 | 編輯:本站編輯| 2019-06-13 14:36

標簽:股權 收購 海南 女法官
展開全文
登錄之后才能發表評論

熱門評論(0)

中國房地產報

房地產行業門戶

打開APP
Close modal

TOP

中国福利彩票合买